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投稿 > 正文

武汉代妈公司(名校研讨生离家出走代孕营生 最年轻代妈21岁)

编辑:dtxinpuda 时间:2021-12-04 10:21:53 阅读量:335

曾经在武汉开了一家中型代孕公司的胡琛(化名),已经脱离这个开放的行业好几个月了。从业近10年,对武汉开放代孕市场和整个行业的内幕了如指掌。最近,当谈到为什么这个公认的“暴利行业”被分离时,胡琛用三个字回答:“水太深了。”

代孕公司共享亲戚朋友。

胡琛,武汉人,从事代孕工作多年。据他介绍,武汉代孕公司近100家,网上搜到大量代孕公司,但武汉代孕公司只有30多家。世界上的公司有几十名员工,这项业务在全国都很受欢迎。有些小公司只需要一两个员工,完全依赖自己建的网站。

也有大小代孕公司之间的接触,要么是从属关系,要么是亲戚朋友之间的相互呼应,要么是过去的员工自力更生,在生意上互相依赖,一起赚钱。

代孕产业链最中心的一层是提供代孕运营的医疗机构,外围则是各种规模的代孕公司,每个代孕公司控制着几个到几百个代孕者。

胡琛透露,“中介、医院和代孕妈妈在实践中都盯着雇主的钱包。“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,代孕用人单位至少要支付38万元,最贵的可能超过100万元。

母亲大多是偏远的农村妇女。

与胡琛代孕公司签约的代孕妈妈多为湖南、湖北偏远乡村的妇女,其普通家庭经济条件较差。他们代孕赚钱的目的主要是回家盖房子或者给孩子提供上学的机会。

开拓市场时,胡琛主要靠网站招聘代孕妈妈,然后主动去偏远的农村找。做了一段时间后,“第一代妈妈”会介绍很多熟人,所以代孕公司不缺代孕妈妈,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地盘。

通常,在少数农村地区,代孕已经成为一种隐性产业。通常,在一个中心地区,只要有一个女人代孕成功,把钱带回家,就会有很多人效仿。在一些偏远的山村,当代孕妈妈曾经是赚钱的“捷径”。很多中央机关甚至“团体”都招兵买马,在一些村子里,有三四十个妇女出去当代孕妈妈。

戴的母亲大多来自农村,学历普遍不高。他们大多在30到40岁之间,但也有例外。胡琛说,近年来,也出现了少数高学历和90后的年轻代孕妈妈。胡琛学历最高的代孕妈妈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研讨班的学生。她可能和丈夫关系不好,通过代孕离家出走谋生。最小的代孕妈妈出生于1993年,年仅21岁。但代孕妈妈的报酬与学历、年龄关系不大,代孕胜利通常在15万元左右。

风紧的时候,让代马集体放假。

代妈是一个见不得光的“职业”,但代孕公司不会让代妈和她的家人设置“防火墙”。胡琛说,当他加入一定范围的代孕公司时,他制定了一些规则来降低运营风险。最根本的一点是,代妈的家人一定要知道,并且经常保持联系。

胡琛说,在代孕过程中,家人可以随时探视代孕妈妈的身体状况。但是,丈夫探望妻子时,不允许和妻子住在一起,这是代孕公司的铁律。其实在代孕过程中,代孕妈妈的家人比代孕公司更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胡琛说:“代孕毕竟是一个开放的行业,水很深,要把风险降到最低。”让代妈的家人知道的一个好处是避免她家人事后找代孕公司。代孕公司一般都愿意找一个用过的代孕妈妈,而且对流程也比较熟悉。人也什么都知道。新人如果想进入这个行业,一般都是熟人介绍。即使是为马岱工作的保姆,也必须知道真相,让人放心。

接受记者采访的湖南代孕妈妈小霞背着丈夫和儿子外出代孕。胡琛认为这样做对代孕妈妈本人和代孕公司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。他说,那些有丈夫的人至少应该让丈夫知道,父母有必要知道他们是单身还是离婚。“否则,我不知道遇到紧急情况该向谁求助。”

从事代孕代理多年,胡琛遇到了几次危机。有一次全国发起反对代孕专项行动,胡琛不得不让公司下的所有妈妈拿着生活补贴回老家避风,等风吹了再回武汉“上班”。

代孕纠纷最终还是时不时用钱解决。

代孕是一个开放的行业,也是一个暴利的行业,这主要与巨大的市场需求有关。胡琛说,现在有很多不孕不育的家庭和失去独立性的家庭,其中也有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家庭。代孕公司的巨额利润来自那些“不遗余力寻找孩子”的人。另一方面,这些寻找代孕的家庭也很不幸。

胡琛只是算了一笔账。根据武汉的市场情况,单包管理的代孕业务至少要38万元。除去代孕妈妈的15万元和租房、看孩子、看病的费用,代孕公司将赚近20万元。如果用人单位选择价格更高、服务更好的套餐,代孕公司的利润会更高。

胡琛说:“虽然利润惊人,但钱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容易赚。”由于行业黑幕,内部管理方式以及与雇主签订的部分合同不受法律保护,加之代孕胜率不高,整个过程中容易出现医疗事故,导致代妈与公司、雇主、公司之间不时发生纠纷。

胡琛的公司每年都要列出数百份代孕清单,但每年都有10到20起大的纠葛不得不停止。他们有的在代孕妈妈时跳楼失败,有的雇主中途反悔退钱,有的捐卵女大学生带着男朋友上门,有的频频扬言要报案。各种事情都发生了。

胡琛说:“唯一的办法就是赔偿,讲和。”他的公司基本上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解决纠纷。除了扯皮,敲诈勒索的人也很多。江苏的一个雇主是律师,他在胡琛的公司花了50万元成功生下代孕妈妈。他带走孩子后不久,律师频繁打电话发短信威胁他:从事代孕是违法的。不怕检举揭发,就赶紧退代孕费,再交50万元“封口费”。胡琛还通过我聘请的律师向对方发出了“涉嫌敲诈勒索和立功”的通知,对方最终还是走了。

在另一位代孕妈妈成功把钱带回家后,丈夫愤怒地来到门口,说“妻子被雇主强奸了”。胡琛说,他们从事这项业务是有底线的,他们绝不会允许代孕妈妈与雇主有身体接触,甚至连见面的次数都要控制。为了应对这种无理取闹,胡琛最终花了1万元“交了个朋友”。

因为这个业务纠葛太多,而且是“迟早要遭受彻底打击”,陈虎才在今年年初完成最后一笔业务后,彻底关闭了网站。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热文排行
评论互动
TAGS
最近发表
随机文章
开始发帖